• 首页 > 小说大全 > 历史文学
    (渣了疯批反派后她逃了)(班柔江翊)完整版免费在线阅读

    (渣了疯批反派后她逃了)(班柔江翊)完整版免费在线阅读

    渣了疯批反派后她逃了
    完整版小说《渣了疯批反派后她逃了》由白饭饭饭最新写的一本穿越小说,主角班柔江翊,情节引人入胜,非常推荐。主要讲的是:穿越了。原主和她一样,也叫班柔,是一个古代闺秀。这原主虽是长房嫡女,却是个半傻子,成日被堂妹班茹,也就是刚才那个疯婆子欺辱。今晚甚至被班茹失手弄死,被带出来抛尸,才有了刚才被人踹下马车的那一幕。很快另一队人马在暴雨中来到他们面前。“是班家的马车!”“追!”几匹马飞快地越过她身边,她看见那群穿着青色鳞甲的人追着班茹去了,嘴角直抽抽。这标志性的青鳞甲,还
    作者:白饭饭饭 更新时间:2023-03-19 03:20:05
    开始阅读
    内容详情

    是夜。

    野外,大雨。

    班柔正睡得不踏实,突然被人一把从马车推了下来。

    “吧唧”一声,掉进泥水里。

    她一个激灵醒了过来,因为高烧而格外酸涩的眼睛在大雨里睁也睁不开。

    “她死了没有?”

    “二娘子,别看了,快走吧,有人来了!”

    班柔耳中听着他们离去,一时之间混乱的记忆进入脑海。

    她的记忆已经融合了,她是穿越了。

    原主和她一样,也叫班柔,是一个古代闺秀。

    这原主虽是长房嫡女,却是个半傻子,成日被堂妹班茹,也就是刚才那个疯婆子欺辱。

    今晚甚至被班茹失手弄死,被带出来抛尸,才有了刚才被人踹下马车的那一幕。

    很快另一队人马在暴雨中来到他们面前。

    “是班家的马车!”

    “追!”

    几匹马飞快地越过她身边,她看见那群穿着青色鳞甲的人追着班茹去了,嘴角直抽抽。

    这标志性的青鳞甲,还有一辆巨大的马车上的虎头徽印,正在向她传达着一个更坏的消息。

    来人是酷吏江翊,班家的死敌!

    她那堂妹班茹前一秒还是杀堂姐的凶手,此时却变成了青鳞卫的猎物。

    这时候班柔自己也被人无情地给认了出来......

    有人笑道:“主上,是班家的女郎!”

    车里传来一个低哑的声音:“拿来。”

    班柔就感觉自己的身体一轻,被人拎了起来,直接扔到了那辆巨大的马车里。

    “走。”

    随即马车开始行进。

    这马车非常大,班柔被扔在离他约有三米开外,马车门的地方。

    她惊疑不定地看着那个坐在阴影里的江翊。

    天黑,这马车里的布景大概也以暗色为主,太吸光。

    所以,虽然点了蜡烛,却看不清那个人的脸。

    班柔是从末世来,前世便是基地的后勤部部长,虽然主要负责医疗,但她也是经过不少实战的。

    她的战士本能在告诉她,这个人,很危险。

    随着马车行进,渐渐赶上了班茹那群人。

    听着外面传来的青鳞卫的笑声和班茹的尖叫声,班柔心想,那***怕是凶多吉少了。

    不过,班茹只是她爹班泰初的侄女,现在的班柔才是江翊的死敌班泰初的嫡女。

    她的处境恐怕比班茹更不妙。

    此时,她小心地从长毛毡子里爬了起来,弓着背,缓缓后撤。

    仿佛是一只等待猎杀的小凶兽,等待着机会。

    江翊见状轻蔑一笑:“过来。”

    班柔还在想怎么偷袭他,结果他竟然主动叫了。

    于是她便微微弓着身,警惕地、小心地,挪到他身边。

    他在黑暗中俯下身来,脸上是一张冰冷的玄铁面具。

    随即他以手轻扶起她的下颚:“知道吾是谁么?”

    班柔盯着他,缓缓道:“江翊。”

    是那个曾经金戈铁马为国而战,回京之后却臭名昭著的江翊。

    是那个两年之内戮杀上百官员的武德司上将军江翊。

    是那个,和原主的爹斗得死去活来,最终两败俱伤,被从京城撵回边关的江翊。

    他的手指冰冷得不似活人,从她瘦削的脸颊上缓缓划过去。

    “铁骨铮铮,刚正不阿的班泰初,他的女儿竟然落在了吾的手上。”

    班柔咽了咽口水:“你与我爹有仇,去找他清算便是,怎么好报在我一介女郎身上?大人这,非君子所为吧?”

    江翊闻言都笑了,他的嘴唇是血色的,红得不自然,在玄黑的面具下和烛火中显出几分妖冶。

    “怎么,你爹告诉你,吾是正人君子么?”

    班柔:“......”

    当然不是。

    班泰初上过上百封奏折弹劾这酷吏,用行动表明了什么叫有罪“罄竹难书”。

    能写这么多,大概全天下用来骂人的话,和贬低的词汇,都被他用来骂江翊了。

    窗外传来班茹的哭喊声和求饶声。

    江翊一把抓住班柔的后衣领,把她提到窗边。

    窗外电闪雷鸣,大雨打在车身“哒哒”声,也无法掩盖外头那凄惨的叫声。

    今夜班茹是串通了车夫来抛尸。

    这时候车夫已经被几个骑马的人用绳子拴住了双臂,然后拉着他不停地打转取乐。

    班茹吓得跪在泥水里,不断地哭喊求饶。

    饶是班柔知道他这是在“杀鸡给猴看”,她这个初来乍到的“猴”,也确实有点被吓到了。

    “班家就你这么一个嫡长女,你爹又是本朝第一个连中三元的状元郎......”

    班柔眼不错地盯着外面,感觉那车夫快被玩死了,班茹也快被吓死了。

    他突然就在她耳边说:“不如予吾做妾如何?”

    班柔艰难地扭过头:“你是想以此羞辱我爹?还是要折磨我令他伤心?那你打错算盘了,我爹根本不在意我。”

    她甚至指指在外面跪得一身泥的班茹:“我爹更在意她,你去纳她做妾吧,一定能把我爹气死。”

    江翊闻言只是“啧”了一声。

    “放心,吾是睚眦必报之人。”他冷冷地道。

    班柔诧异地回过了头。

    然后就见他一声令下。

    青鳞卫带头的立刻把那一对男女都提了起来,直接剥了衣服,绑在一起,然后用一张地毯样式的东西绑成了一个筒。

    江翊吩咐:“就这么给班大人送过去吧。”

    一想到班泰初是什么脸色,他手下都高兴坏了,立刻答应了一声。

    江翊低头看着身前的小女郎:“可满意?”

    班柔艰难地点点头:“满......意。”

    “那,随吾回去可好?”他道。

    好像是给她选择似的。

    班柔缓缓回过头。

    她感觉自己前世那个采集用的医药空间跟过来了,里头是一整个三甲大医院的医用物资。

    而此时,一管便携式麻醉针已经出现在她手中,猛地就往身后的男人扎去!

    原本以为这么近的距离应该是万无一失的,谁知道她的手刚抬起来就被他抓住了。

    班柔情急之下就只好对着他的脖子一口咬了下去,指着他在剧痛之下能松手。

    “嗯?!”

    江翊毁就毁在对这瘦弱的小女郎毫无防备,竟然就被她扑过来咬了个正着!

    一时大意,他竟被她咬了七八口!